迟来的更新。

前文请走tag【aph同人:破晓之时】或戳头像。

※幼儿园文笔 极渣慎入

※严重OOC预警

※私设多如山

※祝食用愉快 不愉快也不要殴打作者谢谢


Part.5

当你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会不会只是一片幻象。

你没有病痛,没有苦楚,没有孤寂。

你被亲人围绕着,被爱人轻拥着,穿纯白的西装,捧娇美的花束,牵身边人的手。

你所有经历过的悲伤都是一场梦。

现在,梦醒了。

你如此幸福。

……………………

伊万安静地坐在公园的长凳上,看王耀放一只不知从哪儿捡来的风筝。天空阴沉。云层灰白,厚而重地压下来。风很冷,依稀能够听到它拂过树叶的声音。

天要下雨。

伊万怎么也想不通,在这个暮春初夏而且眼看就有大雨的时候为什么王耀会跑出来放风筝。机场在市中心,四周是一片又一片公园。伊万走了几步,不见其他人影。

“就是想放个风筝。”

这是王耀给他的回答。简单有力。

雨前的冷风带着湿气,细嗅有海浪的味道。远处王耀已经扯起了风筝线,拖着红色的蝴蝶寻找风向。他的马尾有些散乱,发丝在风中飞舞。一身黑衣在灰白的天幕下十分刺眼。

伊万起身,向他的方向走去。拾起蝴蝶,抬到他所能及的最高处。迎面扑来一阵咸湿的气流。

“三,二,一,走吧!”

王耀一首握住绕线锤,一手擎着风筝线,迎风疾跑。低矮的马尾甩出了弧度,他不时回头看看,蝴蝶随着他跑动的节奏逐渐升高,消失成暗红的圆点。

“万尼亚!万尼亚你快看!它飞起来了!飞起来了!”

王耀跳跃着来到伊万身边,扯了扯风筝线示意他看天上逐渐模糊的红点。蝴蝶飞得太高,几乎要没入云层里。

“看到了,小耀。”

王耀的脸色苍白,鼻尖冒出点点汗珠。伊万注意到他的手指相当僵硬,细线在食指压出一道痕迹。暗红色。

“小耀是不是不舒服?休息一下吧,万尼亚来放。”

伊万抚了抚他的脸颊,后者晃着脑袋跑远,脚步声轻快明亮。孩童般澄澈的眼睛看不到忧愁和悲伤,亦没有他所熟知的老谋深算。只有喜悦。

“我没事!你就好好看着吧!”

二十七岁的男人渐渐远去,声音活泼如同少年。他向后跳了几步,绕着所有可绕的地方转圈圈。

多么美好。

又多么易碎。

王耀只觉得胸膛和腹部一阵灼热,痛楚逐渐蔓延。捏着风筝线的手指早已僵硬到无法活动,他回望几眼,伊万还在他视线之内。

再远点。再远点。不要让他看见。不要让他知道。

可是自己在担心什么呢?

王耀停下脚步,略一欠身。风筝线摇摇晃晃。天空中已经没有红点的影子。手指被压迫的感觉仍在,能看到暗红色的细长痕迹在渐渐变浅。血液随着脉搏的跳动,给予手指活力。

在担心些什么呢?

这该死的意外状况。

不,不需要担心,那只是胃部溃疡,吃些药就会好起来。万尼亚也不会离开的,会一直陪着自己走下去……十年,二十年,还是更久……家里的生活也不需要一个人支持,两个弟弟马上就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晓梅也就快回国,一家人,还有这头熊,会很幸福地,一直幸福下去……

所以,请务必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王耀狠狠地抹了一把已经流到下颌的泪水。抬头四下望望,没人看见。

他打算直起身,回到伊万那边。

风刮得越来越急。手中的风筝线“嘣”一声,断掉了。

王耀在直起身体的一瞬间,血液顺着食道翻涌而上冲出口腔,甚至来不及咽回。还没结束。刺痛和灼烧和血液仍在继续。

云层背后一声滚雷。

下雨了。

王耀眼前花了一片,黑漆漆地发亮。他似乎听到谁在呼唤他的名字,一声又一声地,杂乱而反复,伴随着雨花洒下来的声音,交织在一片轰鸣里。

不。我没事。我没事。

在来人的身影变得清晰前拭去嘴角血丝,甩了几下手算是让红印混着雨水流到远处。脚步声的节奏加快了速率,一下一下敲打在他心上。

没事。没事的。

王耀的自语被骤然增大的雨势压回胸腔,发丝黏在额角湿淋淋地淌水。什么东西环住了自己的腰,凉的,却带了难以名说的温度。头顶的雨珠消失。身体腾空。拦腰抱起自己的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声嘶力竭。

在等什么呢?

意识逐渐模糊。伊万的长风衣将他裹得严实,他找不到可以探出一只手,或是一根手指的地方,来告诉伊万不必担心自己。

从一开始到现在,如梦般飞逝而过的时光里,他从未向他谈诉过自己。对方亦如此。

平淡,安宁。

王耀不是没想过离开,或是让伊万离开。他们也许都知道这样的关系不会长久,他们的爱得不到任何祝福。伊万应该过回他应该过的生活,他想,至少不是像现在这样窝在狭小的店面里。他应该回去,回莫/斯/科去,继续他的枯燥单调,但至少是正常的生活。

他们即使相爱,也脆弱如蛛丝。

--------------------------------TBC---------------------------------------

下一章【六】

好久不来更新小伙伴们是不是都已经忘了汐子了【哭唧唧

还有欢迎捉虫w

评论(2)
热度(2)

一条横线

回来啦!!!!


圈多墙头杂啥都敢写
he绝缘体

© 一条横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