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诗,有敏感词所以发图片。

刚入文圈时认识的一个大大删博了。
突然感觉自己很愧疚,总是跳新坑跳新坑的,初心反倒开不起脑洞。看到“该博客不存在”的提示时心里一瞬间像针扎一样,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我没有关注到呢,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去问一问、至少也去打听一下呢,不应该呀。无论从“最初支持自己的人”的角度,还是“很喜欢的圈里的大大”这个角度,都很明显地无法原谅自己。
——看吧,就是这样的。你什么也做不了。
我一直都致力于在自己身上贴上诸如冷漠,世故,圆滑,总觉得自己哪一天心情不好可以删博退圈,掉头就走。但是真的舍不得,即使我是这样一个三流文手也总有些不忍心抹掉的文字,更何况对着一个曾经鼓励过我写完自己第一篇真正的同人文的大大。她如同风...

安青玉_Iris:

全 跪


贰蛋蛋:



1.我两小时内能写完这篇文。
2.我今天能写完这篇文。
3.我这周能写完这篇文。
4.我这个月能写完这篇文。
5.没写完这篇文我绝对不会开新脑洞。
6.我这个月都不会再开新脑洞。
7.我今年都不会再开新脑洞。
8.我这个月能写完以前开的脑洞。
9.我今年能写完以前开的脑洞。
10.我填坑的速度一定能追上开坑的速度。


-人类设定,编辑部副主编汪酱×主编刷子
-幼儿园文笔 极渣慎入
-严重OOC预警
-私设多如山,注意避雷
-有fgo内其他英灵出没注意
-文题无关
-年龄操作有


4.

“冷烟花”——源自库丘林在Emiya调走后在编辑部里放了一整天冷烟花——的这个梗,迪卢木多也是听编辑部里其他人聊天时得知的。当时自己讶异于库丘林如此不厚道,现在想来自己的身后待遇大概跟Emiya差不了多少,甚至还不如。虽然说被库丘林训斥过那么几次之后迪卢木多也的确学着怎么去当好一个领导者,但是,显而易见,离副主编的目标还差一大截。委屈是肯定有的,尤其是连最幸灾乐祸的清姬都在说“副主编真的好过分”的时候,眼泪几次...

-人类设定,编辑部副主编汪酱×主编刷子
-幼儿园文笔 极渣慎入
-严重OOC预警
-私设多如山,注意避雷
-有fgo内其他英灵出没注意
-文题无关
-年龄操作有


1.

“抱歉,现在不行……是的,他的工作完成之前是不可以接电话的。……我吗?对不起……我可以帮您转接目前没有紧急任务的其他人。……这样吗?好的,祝您开心。”

库丘林一脸鄙夷地盯着霸占了他三通电话的新主编,那人用肩膀夹着听筒,手指飞快地在鼠标和键盘之间切换,一通电话的时间刚刚接收的稿件已经校对完成,顺手按下保存。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为之,库丘林总觉得新主编的动作之间带着那么点火药味。

“我说迪卢木多。你打算把老子禁闭...


-前英灵现人类设定注意
-幼儿园文笔 极渣慎入
-严重OOC预警
-私设多如山,注意避雷
-无差主,可能有偏向
-文题大概无关
-无视年龄系列
那么,祝食用愉快。


这天迪卢木多回家时,身后正拖着一只黑乎乎毛茸茸的团子,咬着他的裤脚跟了一路,没有半点要松口的意思。黑发青年带上身后沉重的门,小心翼翼地弯下身去捧起那一团毛绒球,一手抱牢它防止它乱跑,另一只手忙着换鞋子,给还在加班的库丘林发消息。Facebook的界面简洁得有些过分,他依旧不是很熟悉现代工具的使用方法——但是对话框另一端的那个家伙已经熟练到可以在网络编辑工作的间隙大呼小叫地打Battlefield了。

犬科动物。迪卢木多低头看看怀...

-人设属于西风,无数个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慎入
-渣作还望海涵
-如有错字请务必指正w在此谢过!

生物:莱斯华特·洛帕 [Lathwalt Roppa]
地理:菲尔顿·海伊 [Felton Hay]


菲尔顿推门进来时,那只猫正睡在莱斯华特的身旁不远处。准确地说,是窝在他的工作室一个覆满阳光的角落,四脚朝天,肚子露在太阳底下,半张着嘴吐着一小截舌头,睡得毫无形象。冬日南加州的阳光明丽温和,墙外落的一层薄雪早已消融,渗进泥土中去。空气中弥散开冷杉的气息,还有冬天所特有的叫不上名字的香味儿,灌满了暖融融的小木屋。

菲尔顿刻意放轻了动作。起初他并不知...

送给 @西风漂流与鲸歌 的高考贺文!欢庆西风er脱离高中苦海走向新生活!(x
-算是微光那篇文的后续
-依旧文题无关
-人设属于西风,无数个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慎入
-渣作还望海涵
-如有错字请务必指正w在此谢过!

生物:莱斯华特·洛帕 [Lathwalt Roppa]
地理:菲尔顿·海伊 [Felton Hay]

“所以说,还是讲一下你的见闻啊……什么的。至少安慰一下我这个出不得远门的人嘛。”

汤锅中的液体上下翻滚,搅动起雪白的水汽。厨房的狭小空间里很快氤氲起一层薄雾。逐渐暗下来的天色揉进细碎的星光,像绒布上散落的一把水晶石,忽明忽暗,闪烁不定。华灯初上,悠远的灯火...

※幼儿园文笔 极渣慎入

※严重OOC预警

※BE  角色死亡表现有

※路德维希第一人称

※大概文题无关

※私设多如山

※祝食用愉快 不愉快也不要殴打作者谢谢


接到费里西安诺哥哥的电话时我正在办公室忙得焦头烂额。公司的报表在显示器旁边摞了一堆,手指敲击键盘的速度赶不上新工作派发的速度。说实话,电话铃响起的那一刻我有点想骂人,而当我把话筒从该死的油迹斑斑的座机上拎起来再提到耳边时,我就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路德维希。”

罗维诺罕见地直呼了我的名字。

“费里自杀了。”

……………………

我不记得我是如何扔下话筒抓起公文包直奔罗维诺所说的医院去...

◆送给  @西风漂流与鲸歌 的生日贺文(虽说提前了有半个月)

◆人设属于西风,无数个OOC属于我

◆大概文题无关

◆渣作还望大大不嫌弃【躺

◆如有错字等请务必指正www在此谢过www


生物:莱斯华特·洛帕[Lathwalt·Roppa]

地理:菲尔顿·海伊[Felton·Hay]

-莱斯华特主视角注意


莱斯华特刚刚换上常服,走出阁楼小小的木门。鞋底踏在地面上响声沉稳。走廊窗口正透进来一片亮光,直射在地面映出金黄色的四方块。木质地板表面少经磨损的釉质将光线散射回一尘不染的空气。偶...

一条横线

回来啦!!!!


圈多墙头杂啥都敢写
he绝缘体

© 一条横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