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请走tag【aph同人:破晓之时】或戳头像w

※幼儿园文笔 极渣慎入

※严重OOC预警

※私设多如山

※祝食用愉快 不愉快也不要殴打作者谢谢


Part.9

怕你飞远去。怕你离我而去。

更怕你,永远停留在这里。

——《大鱼》

…………………………

“你为什么不走。”

和三年前他们初次相遇时一样的风雪交加。玻璃门逐渐蒸腾起雾气,门边一张胶带纸不停振动,发出响声。断弦的吉他表面又附上一层灰尘。地面没有清理,微微发黏。烟头散落遍地。伏特加瓶子空了一半,白金色头发的男子卧在桌面,抚摸着身旁的花猫。

“我记得我很清楚地告诉过你,这里不供应伏特加。”

王耀手肘支着桌面,眼神失焦。钟摆声愈发清晰。

“小耀为什么总是处心积虑地要赶万尼亚走呢。”

瓶子在指间转圈,搁在一边。

“小耀到底得了什么样的病?两年了……能不能说出来?告诉我?”

语气加重。指尖握上面前人的下巴,脸颊苍白毫无血色。

“你的样子一点都没变。不像三十岁的人。——一点都不。”

手指游弋到对方耳后,轻抚。被扣住手腕扯下。眼神清冷。读不出任何信息。

反扣王耀的手腕,用蛮力迫使他屈从。

“告诉我吧,小耀。告诉我……”

伊万的手和眼角都无力地下垂。得到解放的王耀凑近他的脸,一滴泪正好砸在他眼睑。

无声无息。

泪水落得无声无息。王耀不知道那双紫色眸子里到底蕴含了多少悲伤和酸痛,他只能看到伊万努力低着头,唇角不自然地收紧。他在克制。克制着不让自己的啜泣冲出口。

“你在哭。万尼亚。”

没关系呐。伊万听见自己对自己说,完全没关系呐。

只是性格别扭而已。只是一时闹脾气而已。只是在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

他会和自己回去的。一定会。他们要去有海和山脉的城市定居和终老。他会看他放风筝,和邻家幼小的孩子们一起。看他读书。看他熟稔地摆弄酒杯。看他弹着吉他唱歌。

“为什么在哭?”

为什么他一直要躲避?为什么自己不能温暖他的心?为什么没法把他从那个黑漆漆的世界救出来?

明明他们相爱许久。明明床头相框里的照片都开始泛黄。明明习惯了怀抱对方的日子,感到心安。

——所以,求你。小耀。告诉我吧。

“——告诉我吧。

“告诉我离去的理由,告诉我你一直隐瞒的事情,告诉我你的想法。

“告诉我。求你了。小耀。”

泪水干涸,留下来长长一道伤痕。

“因为……我爱你。”

……………………

因为我爱你。因为我无法挣脱桎梏。因为我将不久于人世。

所以我一定要让你离开。离开这里,越远越好。到一个能忘记我和这里的一切的地方,去迎接曙光。

……………………

他们开始无休止地争吵。接吻。纠缠。躯体交织。像两株藤蔓,在暗夜里开花。撕咬对方的唇舌和心脏。如同世界末日的风暴来临。

王耀问,你走不走。伊万摇头。王耀死命晃他的肩,拧他抱着他的双臂。他还是摇头。他忍住疼痛,看怀中的人抡圆了胳膊,在手掌落到他脸颊时却骤然减力,化成抚摸。

他看着他死命地捶着自己的头,叫喊。

他看着他死命地咬着他的脖颈,却像是不忍心下口。无可言说的绝望还是只能化成眼泪,一点一点地打湿他的衣衫。

——即使在一起了又怎样呢。即使被接受了又怎样呢。即使能走下去,一年还是两年,到了自己穷途末路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

——那双眼睛啊,蒙了灰的眼睛啊,活在他的梦里。

伊万紧紧环住怀中人瘦弱的身躯。低头去亲吻他的额角。

他说,好。小耀。我会离开。我马上就离开。我再也不回来。

……………………

伊万拎起行李箱走出酒吧时,正是春分节气。树木抽芽,柳枝开始泛绿。空气中弥漫起海洋的甜腻香味。阳光刺眼。

伊万的行李箱三年没有动,拉杆有些生锈。他想起最初拎着箱子走进酒吧的那个冬天,三年前的冬天。那个冬天太冷,又太暖。

可是这里。这样温暖的天气。王耀最喜欢这样的春天。

如果不是看到王耀那么痛苦的话,他想,他一定不会选择离去。哪怕死缠烂打也要留下来。

但现在,不一样了。

“那个相框……给你了。我不太想留着。”王耀指指箱子。他的脸色比任何时候都更加苍白。

伊万不说话。

“千万给我好好活着……生活才没有,咳,没有你想的那么乏味……”

王耀摆手以掩饰表情的不自然。伊万依旧在沉默,白金的发丝随着气流动了动,搭在颊侧。机场人流如织。步履匆忙。

“请记住这座城市的名字。以后有机会来中国,别忘了过来看看……”

王耀踮起脚,在伊万的喉结印下一吻。

“广播响了。你该登机了。”

一秒种,可以和一个世纪一样长。

伊万直直地盯了王耀一秒。仅仅一秒。随后没有一丝迟疑,转身离去。长长的围巾随着步伐飞舞。白色。

就这样地离别。没有情话和眼泪。没有告白和挽留。近乎残酷地离别。

世界一片纯白。

王耀仿佛看见,模糊的光影间,白皙的脸颊贴在他的额头,唇角轻挑,向他微笑。不,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是高大的背影沿着通道一点点远去,听得见滚轮摩擦地面的声音,一点点,一点点地消失。

——如果我们从未相识。如果我们来自相似的背景。如果我们真的可以在一起,可以不用忧虑,不用烦恼,不用经受折磨。

飞机起飞时的轰鸣。那轰鸣声伴着王耀的意识被磨损、蚕食、消解。他挪挪步子,试图控制身形的晃动。没有用,影像在交错之余旋转颠倒,身体某处传来钝痛。

——如果,我可以活下去。

他残存最后的所见,是一双紫罗兰的眼眸,深沉如海。

--------------------------TBC--------------------------

33℃高温下的更新QWQ

以及欢迎捉虫w

评论(6)
热度(6)

一条横线

回来啦!!!!


圈多墙头杂啥都敢写
he绝缘体

© 一条横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