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第二更。

前文请走tag【aph同人:破晓之时】或【一】【五】

下一次更新暂定于8月6日。

※幼儿园文笔 极渣慎入

※严重OOC预警

※私设多如山

※祝食用愉快 不愉快也不要殴打作者谢谢


pt6

你看看我。看看这个世界。看看我们所走过的慢慢长路,留下一串血迹。

…………………………

王耀坐在化验室门外的等候区,听着门内不知什么机器嗡嗡作响。他抬头去看墙上的电子钟,鲜红的数字不停地闪烁跳跃。电子钟上的图片是一幅山水画,图上的流水做成了动画,向下淌个不停。

医院没有什么人。一家推车推着个少年向他左手边的走廊呼啸而去,隐约听得到少年微弱的呻吟。少年的家人跟在车后,步履匆匆,表情焦急。王耀跟着向左侧忘了一眼,望见尽头墙上的标识:“抢救室 请于此处右拐”。

“啊,真是的。”

他叹息着摇头,将脊背往椅背上靠了靠,后脑抵着墙,眼睛直盯天花板。他的身后是一扇窗。窗外下着雨。

这是他只当初昏迷以来的第七个月。临近入冬,病情终于没能瞒过伊万的眼睛。伊万逼着王耀来医院做检查,王耀却背着他偷偷取走了体检报告单。

“那个要一个星期才能取呢。所以你就放心好了,别再担心我什么事。”

他强作微笑,这样应答着。

那张报告单并没有宣称什么好结果。为弄清自己的病情到底到了什么程度,他按照医嘱来做最终的确认。

切片被送进了化验室。

伊万一直被蒙在鼓里。他不知道——或者说是王耀不想让他知道——他到底出了什么事。王耀出酒吧前顺手锁了门。

化验室接待处的少女敲了敲玻璃,王耀向声源处偏了头,对上玻璃后面两只无神的眼。

“您的化验结果出来了。请带好化验结果到就诊医师处,嗯……”

少女斟酌着用词,从玻璃下的缝隙推出一张纸。

“到就诊医师处……就行了。”

那句话很轻很轻。什么意思?

王耀叹了口气,大概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向着少女点点头算是道谢。他径直往楼下走,手心的汗濡湿了纸张,湿嗒嗒地粘在指间。

看不懂。看不懂一串又一串的数字和英文。他打开被少女细心折好的化验单,一行小字抓住了他的眼。

呵。真是莫大的讽刺。

王耀捏着纸片笑得满脸泪痕,路过的行人匆匆躲避。

不,即使是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也全然没料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胃癌晚期。这比他所预计的要严重,严重太多了。

自己将会在什么时候死去?自己死去的时候身边又会有谁?无数次想过一个人孤独地结束,在汽车上,还是在荒野里,写下绝命的书信。他以为他不会死于病痛——就算会,也一定是在漫漫旅程中,被土壤和植物细心怀抱,最终化成没有一丝烟的尘。

他只需要一个人上路。

在他被赶出家门谋生是,在他一次次被告知家里的经济依旧拮据时,他在想,想着自己从何而来,去往何处,途中遇见何人,经历何事。

他以为,那些东西,从来都不重要。

然而他错了。在那个白皙的身影进驻他的生命之后,一切都错了。

他不想再漂泊天涯。不想再四海游荡,如同孤魂。

他想要安宁,想要爱人交心的呢喃。

他想有个家。有个没有吵闹,没有咒骂,没有困苦的,真正的家。

……………………

王耀回酒吧的路走得很艰辛。雨一直在下,他不打伞,狼狈地在雨水中奔跑。跌进水坑里,泥水溅湿了化验单。他拎着那张纸的一角将它从水坑里就出来。用衣角拭干表面的水,小心地折起,揣进随身口袋。

王耀并没有去找医师。他直挺挺走出医院大门,看着车流穿梭,一时间不知该去向哪里。他向路人打听机场的位置——他想他的脸色一定相当难看,因为告诉他方向的人表情诧异——然后向着那人说的方向,头也没回地迈出脚步。

耳边一阵轰鸣。

王耀在机场附近的药店随便买了些胃药,对着药店门口的镜子挤出一个勉强算得上自然的笑容。

要怎样去面对呢。要怎样去欺骗呢。

从来都没有过欺骗这种家伙的经验。面对伊万,面对他的眼睛,尽管蒙上一层浅浅的世俗但依旧清澈的眼神,他没有任何不坦诚的理由。

因为,那是爱啊。

爱怎么可能会去玷污呢。

王耀向着他要前去的方向深深叹气。雨水太冷。迷蒙中望得见酒吧的霓虹灯,玻璃门后模糊的剪影,一只猫安静地卧在肩上。

泪水夺眶。

——他在等你。王耀。他在等你回去。无论结果如何,门后的人,都不会离你而去。

——他会一直陪伴你。直到死亡将你们分隔异地。

——所以,请相信吧。向前走吧。

——你将得到祝福。

--------------------------TBC-------------------------------

耀君的病终于检查出来了ovo

感觉剧情略狗血orz

还有欢迎捉虫w

评论(4)
热度(6)

一条横线

回来啦!!!!


圈多墙头杂啥都敢写
he绝缘体

© 一条横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