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还是合在一起发好了orz虽然字数会比较多orz

※幼儿园文笔 极渣慎入

※严重OOC预警

※私设多如山

※祝食用愉快 不愉快也不要殴打作者谢谢


Part.3

你渴望爱。渴望呵护。渴望欢笑。渴望陪伴。

你装作恨。装作独立。装作冷漠。装作坚强。

你如此孤独。

………………………………

王耀终于从梦魇中挣脱出时,天色微微发亮。拉得并不严的窗帘通过窗外一丝淡蓝。他把整个脑袋埋进被子,却依旧盖不住室外呼啸的飞机轰鸣。汽车鸣笛声渐渐变得杂乱,房间内开始升温。白色墙壁反射一大片阳光。

窗帘被人拉开,骤然增加的亮度让王耀耐不住被子里的湿热和黑暗,缓缓钻出头来。

不见伊万。

这座城市的寒意正在消散,空气中弥漫着春天的香气。即使是在酒吧楼上狭小的房间内,推开窗子,也仿佛能摸到一束阳光。

城市在苏醒。我们也是。

王耀拉开房间门,沿着回转的台阶向下走。伊万正坐在吧台前读一本书。听到响声他抬起头,眸子里是掩不住的笑意。

“醒了?——不多睡一会?”

伊万放下手中书,声音很轻。

“你拉我窗帘。”

王耀的语气很明显地有几分不满。他随手拣起吧台上一根黑色头绳,绑好将要散开的碎发。他想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去,听见身后伊万轻声笑。

“早点起床才好。”

王耀转回身,对上伊万的眼睛眨了眨,泛起迷蒙的一层紫色光晕。

“不是现在。”

他转了身——不久之后又回来,脸上的水渍还没有完全擦干,嘴角的微笑勾着弧度。他从吧台前探出身子,踮着脚尖去看伊万手中的书。

“昨晚做了噩梦,本来想睡个回笼觉——看什么书?”

“《围城》。从楼梯角落的书架上抽的,喜欢封面。”

“你看得懂?”王耀的眼底漾过一丝讶异。

“文字大概能看得懂了。但是要深究主旨的话还很困难。”

伊万抬抬头,下巴搭在手肘,饶有兴趣地盯着王耀。

“中文水平需要进步啊,俄罗斯人。”王耀不甘示弱地盯回去,“那是我高中最喜欢看的一本书了……是个好东西。”

“我可是个作家啊。小耀。”

伊万的谎言扯得泰然自若——他的表现太像一个作家。他会在天气晴好时去周边散步,用俄语记录许多文字。王耀不常陪他出去。他所写下的东西,王耀看不懂,也不想看。

他们之间关系暧昧——他很清楚——那又怎样呢?

终究伊万还是会离去。终究他自己也会孑然一身。

他走过太多地方,见过太多离别。即便他对他有着超越友情的好感,他依旧难以触碰那条过分危险的线。

他畏惧越界。越界的后果即是越来越杂乱的纠缠。

“饿了吧?——想吃什么?”

伊万的这一句话正好卡在王耀思绪的间隙。

他的声音柔和。他自己都未曾想过,他会在远离家乡的城市一角,用极尽温柔的语气,对着面容姣好的少年——也许是青年——说话。

他以为自己浑身带刺,完全无法正常与人交流。

他以为自己只能没于商界,在西装革履中穿行,接受虚假笑容。

他以为自己只能带着“魔王”的名号混迹人间,像一切世俗的人那样碌碌终生,最终归于尘土。

如果不是逃走的话。如果不是恰好遇到他的话。

王耀的性格过分孤独和疏离,而又能够温柔地包容和放任自己的尖刺张牙舞爪。同他自己一样的孤独。两颗孤独的心彼此接近,温暖,合而为一。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去外面吃吧。”

伊万跟在王耀身后,听到“咔哒”一声锁门响声,远处骤然升起一阵轰鸣,带起风流流转转。

又有人要离开。

王耀呢喃着这样的字句。他——与其说是多愁善感,不如说是过分抑郁。离别的字眼,他听过太多遍。

在被家人赶出家门谋生的时候。

在不得不离开每一座城市的时候。

在遇见各种人,又与他们道别的时候。

他注视着每一次离别时身边的一切。有时是友好地招手的司机,有时是眼神迷茫空洞的男女,抑或是什么都没有。只剩冰凉而嚣张的空气,缓慢地流动在身遭。

那么,我又何时要离开你呢。

——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

……………………………………………………

伊万从出门就觉察到王耀的心事重重。他纠结了很久是否要开口问一问发生了什么事,但当他刚要把喉咙里的字句送出嘴边,对方却突然一挥手。

“我没事。有点困而已。”

一副知道自己想要问什么的样子。伊万轻叹,伸手触碰王耀的脸颊,低温的触感惊得他缩回手指。

“已经是春天了,还这么冷。”

伊万略有不满。即使他早已习惯低温天气——也许是这座城市临海的缘故,海洋的咸湿气味正猛烈地灌进他们的肺。

“去哪里?”伊万问。

“不知道。”王耀答。

“随便走走?”伊万笑。

“走不动了。”王耀停步,找了一块路边石坐下来,手探进口袋里掏了掏,表情有些失落。

“人老了,身体不行了。”

伊万注意到王耀说这句话时,脸色苍白。呼吸也开始颤抖。他看着他站起身,脚下一个趔趄。伊万从他身后扶住,落在臂弯里的重量是意料之外的轻。

他顺手揉了一把王耀的头发。黑绒布一样的质感,有淡淡的香气。黑发趁着面颊更显苍白。伊万端详他的侧颜,毫无血色。

“小耀一点都不老。年轻着呢。”

他就势弯下腰,发丝贴着王耀的耳廓。倚在他臂弯里的人没有要起身的意思,他也就继续这样抱着,暖意一丝丝渗进手指尖。仿佛是大号布偶。

就像许多次他曾温柔地环住王耀的腰身一样,看着他的表情从一潭死水逐渐泛起波澜。王耀的眸子里映出他所看见的天空和云朵。

这是春天。这是春天的颜色。

这是他所爱和盼望的春天。

“我二十七岁了……奔三的人。大你五岁。”

怀里的大号布偶抽了抽身子,伊万轻轻地放开了手。王耀抬头,一双黑金撞在紫色海洋里。

“在外面飘了十年。”

崩断了。碎裂了。带着不可知的铭刻般的痛苦。

“伊万你要知道,我……”

不停止的,一发不可收拾。

“叫我万尼亚。”

王耀终于还是没能屏住心中的澎湃,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后腰再次被揽住,一片冰冷拂上他的后颈,身体不受控制地战栗。

他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伏在他耳边,耳廓有些发热。

接着一片湿润就覆在了他的右脸颊上。

仿佛是一块坚冰遇到温水,心中有什么东西在融化、陷落、分解得迅速而彻底。

伊万的唇瓣尚未离去,他甚至在判断是否是伊万在用舌尖轻轻刮过他的皮肤——他很快就确定那是真的,因为当柔软完全消失之后,脸颊上泛起的一阵凉意根本无法褪去皮肤深处的潮红。

他沦陷在了他的温柔乡里。

--------------------------------TBC---------------------------------

下一章【四】

终于要在一起了orz

以及这是BEBEBE【重说三

可能下一次更新就要等到8月份了所以小伙伴们抱歉【鞠躬

评论(3)
热度(3)

一条横线

回来啦!!!!


圈多墙头杂啥都敢写
he绝缘体

© 一条横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