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更!有可能是三更或者四更!【buni

前文请走 【一】 【二】 【三】

※幼儿园文笔 极渣慎入

※严重OOC预警

※私设多如山

※祝食用愉快 不愉快也不要殴打作者谢谢


Part.4

这个世界渐渐在我们的眼前模糊不清。

……………………

他们迅速而自然地进入了恋爱关系。

一切都是浑然天成,不需要任何过多的解释。是在那个突如其来的吻之后,还是再往前一点儿,没有人记得清。仿佛他们生来的意义就是成为对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那一块。

王耀坐在吧台前逗着猫。右手绕过猫的头勾到它的下巴,左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

伊万不反对王耀抽烟。耀并不是个烟枪,他想。

王耀抽烟的样子美得令他窒息。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呼出烟雾的时候眼神游离。烟气缭绕中,苍白的脸色被染上一层淡灰。如同六十年前的黑白老照片。

猫别过头,冲着没有烟味的地方跑走离去。它的行进路线被某个庞然大物挡住,不得不迂回绕行。好在庞然大物只是向着它之前停留的方向舟曲。步伐轻快。

猫跳上楼梯,在拐角处蹲卧。

这是这座城市的盛夏。冬日里尚存有一丝的湿凉此时已被笼罩的暑气所吞噬。高温蒸笼般烦闷令人联想到向上窜长的热带雨林。没有一丁点的海洋气息。

温度计的红色煤油柱稳稳地停在数字“30”。

朝王耀走来的人依旧围着白色的围巾。黑色西装,身材挺拔。王耀摇着扇子,眼底闪过一瞬间的讶异。

“热吗?我去开空调?”

“坏了。”

王耀在烟灰缸里捻灭烟头,捏起纸巾擦拭手指。

“能修好吗?”

“能修的话早就修了。”王耀看他一眼,推了吧台上一杯冰水,“喝点凉的?”

“不了。”

“怕你热死。”

王耀见伊万只顾着笑,自顾自地拿来戳了一口。

“你一年四季都这么穿?真是作家。”

伊万不说话。他知道这种语气大概是在讽刺,但他真的不热。也许是在高寒地区生活惯了的原因,他的体温要略低。喜爱温暖,甚至是几近病态地喜欢酷热。从身体深处透出彻骨的寒意,让他自觉是个怪物。

“小耀不相信我?”

王耀没有反应。他依旧喝着冰水,虎牙扣住杯沿。唇瓣覆上,樱桃般鲜艳柔软。他在说些什么,音节从赤峰和玻璃间挤出,有些含混不清。

脸色不对。

伊万担心地向王耀身边又近了几步,后者迅速闪开。

“热。别往我身上靠。”

伊万从一侧环住对方的腰身,脸颊相贴。怀中人不满地咕哝了一声。

“还热吗?”

“……不热了。”

“你脸色很不好。病了吗?”

“……没事。”

王耀仰头让杯中最后一块冰滑进口腔,放下杯子转身扑进恋人怀里,咔嚓咔嚓地嚼碎冰块。

低温激得腹部一阵绞痛。

该死的胃病,他想。早些年落下的病根,迟迟得不到痊愈。倒也毫不介意。

只是最近一段时间似乎复发了。

王耀缩了缩身子,趴在伊万的胸口。

“万尼亚。我想去放风筝。”

他微微抬头,手指抚上伊万的脸颊。柔和的触感让他禁不住反复摩挲。

这种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觉真是太幸福了。

如同跋涉了许久的旅人找到了住处,疲于漂泊的心终于得以放松。生活是好是坏已经没有考虑的必要,只要和这个家伙在一起,只要和他在一起……

王耀放开手,转身去往洗手间的方向。胃部因为冰水的刺激,有起初细碎的绞痛转为剧烈疼痛,他捂着肚子,判断着是否吐出什么来会好一些。

烧灼感开始侵蚀着他的理智。他加快脚步,不顾身后伊万惊讶的呼唤。

千万,千万别让那家伙担心……

那可是,自己叹一口气都会紧张得要命的北极熊啊……

他先一步冲进洗手间,锁上门。高大的影子随后扑向了玻璃门,模糊的声音传过来,恍若隔世的音律。

可他听不见。他什么都听不见。

当烧灼感带着咸腥气味冲破口腔的时候,当鲜红而黏稠的液体扯出长长一道丝线,沿着嘴角滑落的时候。

什么都听不见了。

王耀只觉得脑中一阵杂乱,仿佛远方飞机起飞时带起的轰鸣。从胃里翻涌而上的是血液,从心底翻涌而上的是绝望和悲哀。

他抬手拭去眼角的泪痕,背向门的方向,呜咽出声音。

---------------------------TBC-----------------------------

下一章【五】

双更你们开心吗!【x

码字码到手残orz

这一part是正式地开虐了orz

评论(3)
热度(3)

一条横线

回来啦!!!!


圈多墙头杂啥都敢写
he绝缘体

© 一条横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