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意义上的处女文,献给露中。

※幼儿园文笔 极渣慎入

※严重OOC预警

※私设多如山

※祝食用愉快 不愉快也不要殴打作者谢谢

---------------------------------------------------

Part.0

伊万说,他在30岁之前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能把王耀带回俄罗斯。

 

Part.1

伊万坐到机场附近窄巷里最偏僻一家酒吧的时候,地面杂乱而泥泞。桌上堆满了空杯和瓶,散落在各处的纸巾,沾着带颜色的水渍。湿而粘稠的地砖。灯光忽闪,光影交错。花花绿绿的瓶子占满了吧台。没有人影。

伊万之所以来到酒吧,纯粹是因为想念他的伏特加。飞机上禁止携带烈性酒。

他环顾四周。劣质香烟的气味还未完全消散。木制桌面上烟头闪着火星,烧得一阵白烟腾起又落下。舞池很小,挤得下三四个人。一把吉他随意地扔在中央。断了几根弦。表面落满灰尘。

“有人在吗。”

他问。声音温软甜腻。

沉默。吧台底下有窸窸窣窣的声响,黑色的猫钻出,警觉地盯了伊万一阵,隐匿在灯光昏暗的角落里。它开始打盹。

“有人在吗?”

伊万依旧在询问。

他不知道这个地方时哪里,他不知道他来到的是邻国的哪一座城市。伊万所知道的,只是他身在中/国,还有他离家出走的事实。

只想逃避。逃离开可能会发生呢个的一切事情。逃离开生存和死亡。无关经历。无关故事。无关性情。只是逃。逃到所有可以容身的地方,不再回家。

去看一看那只猫,他想,它正趴在吧台内侧的一个角落。那里一定很暖和,猫习惯于在温暖的地方睡觉。

他的脑中一闪而过这个念头。常识,这是常识。如同永恒一样存在着的,不会变化。

可是永恒又是什么?

又有什么会永恒?伊万这样问自己。

定律?公理?自然?还是那些从孩提时代就烙在脑中的印记?

无可怀疑,又必须处处怀疑。伊万自语,他明白他从未清醒地意识过“永恒”——即使他经受高等教育,即使他那些或高或矮、或肥或瘦,却无一例外庸俗的讲师们向他灌输了无数有关“真理”的概念。

不。伊万。那不是你要研究的东西。你不需要探索永恒,不需要寻觅真理。

你——身为莫/斯/科富商的少爷,继承的是财富,而无关思想。

伊万走近吧台角落的黑猫。猫听见响动别了个头,一爪子拍向吧台内部一个软乎乎的位置。

酒吧的门“呼啦”一下被风吹得洞开。雪花恣意地灌进门内,在跌落到门口前化成一滩温凉的水珠。

“喵嗷!”

黑猫不满地尖叫一声。伊万紧了紧颈上的围巾,他没想到这座城市的冬天竟如此湿冷。

这里是哪里?中/国南方?还是首都?还是他和父亲去过很多次的中/国/东/北?伊万不得而知,他只是盯着门外的寒风,恍惚间听见极远处飞机起飞的轰鸣。

“喵呜。”

黑猫叼了一缕什么东西,扯了几下。吧台深处一阵响动。细微的声音。有轻轻的哼声,撞倒吧台上的空杯。碰滑了记事本。落在地面的响声沉闷。

“花儿,去把门关上。”

从那一阵响动的源头,传来这样一声。

花儿是谁?

伊万思索着,只见黑猫一跃而下,跳到门前用身体顶住破旧的门,一点一点推回原位。

门外的风声逐渐减弱,直至消失。

声源缓缓抬起高度,一缕黑发进入他的视线。然后是额角,迷蒙的眼和白皙的脸庞。轮廓干净圆润。线条流畅温和,一时难以分辨出面前人的性别。

“你好,请问……”

伊万试探性地开口。面前人扬扬手,拦住伊万将要说下去的话。

“抱歉,”那双眸子里流转了些光芒,“我还困得厉害——你要来点什么?”

“请给我一瓶伏特加,先生。”伊万斟酌了一小会,还是决定用“先生”而不是“女士”。

“没有。”

那双眸子微微眯起,懒散摇头。

“只有冰柠檬水,给那些家伙醒酒用的——所有的酒都卖光了。”

怎么会?他在心里不着痕迹地问。

他决定仔细端详面前这个人的容貌。面前的人——是的,是男子——长得很美。这是伊万在他学过的所有中文词汇里找出的、最恰当的形容词。

“现在可是凌晨三点,俄罗斯人。——你的时差还没倒回来?”

伊万讶异自己的国籍这么快就暴露在面前的一双黑瞳之下。沉静地透出谨慎和警觉,像是精心打磨过的老谋深算,不着痕迹地隐匿在一片单纯背后。

仿佛暗夜里的一把尖刀,闪着烁烁寒光。

“不要用打量女人的眼神打量我,俄罗斯人。”

“我的名字是伊万,先生。伊万·布拉金斯基。”

伊万还打算过再说点什么,也许是礼貌的告别吧,他想。

但他所能想到的,抑或是背诵下来的,雾一样虚幻的客套话,都在他喉口堆积。堆得太多多,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

这不应该。

生意场上他从不允许自己有语塞的时候。他要应付大佬们的挑衅,应付女孩子们的勾引,还要应付难缠的客户。只要他无法说出话来,就会立即被当成把柄。损失下来的可能不仅仅是一单生意。

所以他习惯了虚伪和做作,习惯了在聚光灯下生活,习惯了家族将他当成摇钱树,习惯了落落大方,无懈可击。

但他说不出话了。

面对这个中/国人,他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TBC-----------------------------

下一章【二】

啊果然很渣……

还有这里汐子,不介意的话互粉可好【笑

评论(7)
热度(25)

一条横线

回来啦!!!!


圈多墙头杂啥都敢写
he绝缘体

© 一条横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