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设定,编辑部副主编汪酱×主编刷子
-幼儿园文笔 极渣慎入
-严重OOC预警
-私设多如山,注意避雷
-有fgo内其他英灵出没注意
-文题无关
-年龄操作有


4.

“冷烟花”——源自库丘林在Emiya调走后在编辑部里放了一整天冷烟花——的这个梗,迪卢木多也是听编辑部里其他人聊天时得知的。当时自己讶异于库丘林如此不厚道,现在想来自己的身后待遇大概跟Emiya差不了多少,甚至还不如。虽然说被库丘林训斥过那么几次之后迪卢木多也的确学着怎么去当好一个领导者,但是,显而易见,离副主编的目标还差一大截。委屈是肯定有的,尤其是连最幸灾乐祸的清姬都在说“副主编真的好过分”的时候,眼泪几次就要掉下来,也只能坚持下去。一刻不停地工作、工作,不放弃任何修炼的机会,为的不仅仅是自己。他心想,也为着不远处的那个人。

——目前看来,还处在消极怠工状态的库·丘林。

“那么再见。玩得开心啊各位。”

送走了编辑部最后一位同事,迎接迪卢木多的没有浴衣和服、热闹集市,和盛大的烟火,只有刚刚从库丘林手中接过来的繁重工作。——不如说是惩罚自己吧。迪卢木多叹口气,竭力过滤掉脑海中对于金鱼、苹果糖、射击游戏和烟火的美好幻想,逼迫自己直视屏幕上的文字。

——直到他听见库丘林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库丘林倒是在外面连着浪了好几天。夜晚的生活丰富多彩,他绝对不愿意错过这个和漂亮姑娘聊天的时间,顺便就把住在他心里的迪卢木多小人抛在了脑后。冬木市的一条主街从头走到尾,又窜了几条小巷和里面的猫猫狗狗打招呼,总之当他打算发个推特宣告一下今日战果顺便准备拍摄烟火大会的时候,他发现他的手机不见了。

公用电话亭是个好东西。库丘林一边感叹一边等待着电话接通,随后就听见电波另一端迪卢木多有些疲惫的声音。

“您好?这里是迪卢木多。”

“迪尔?!”

用最快的速度赶回编辑部也花了库丘林接近半个小时,迈进大门的一刻时钟刚好指向晚上九点。无数烟火腾空而起,他看见迪卢木多的手指僵硬了一瞬,又装作正常地继续在键盘上跳跃。

“够了啊迪尔。这样是要干嘛?惩罚自己么?”

“我对那种小孩子才会喜欢的东西不感兴趣,抱歉。”

“喔。”库丘林收起放在桌上的手机,凑到迪卢木多桌前关掉了他的电脑屏幕,“当初是谁非要拉着我去学院楼顶看烟花,还笑得像个傻子?”

“……不要这样,库丘林。”

5.

再进一步,就什么都不一样了。

“老子可不这样认为。”库丘林拣起旁边衣架上一条毛巾,蒙住迪卢木多的双眼,自己则搬来椅子重新打开电脑屏幕,“给我十分钟。这十分钟你好好休息眼睛,烟火大会错过了可是一年呢。”

眼前只有模糊的光感,听得见敲打键盘的声音和着窗外烟花炸裂的爆响,如急促的鼓点,一记一记击打着迪卢木多的心。铁石外壳裂开一条缝隙,曾以为不会再复苏的情感艰难萌芽,沿着裂隙的纹路,逐渐地,逐渐地,灌满整个心房。

“搞定啦!”

光感霎时黯淡下去。紧接着自己被转了半圈,棉布质感一点点远去,传来的除了被抚摸的温煦还有库丘林略微沙哑的笑声。按照副主编的话缓缓睁眼,落地窗外一片光影绚烂,不知何处飘渺的弦乐与这流星般壮丽的花火,在夜空与水上交织成刹那光华。

“前辈……”

还要说什么呢?

“我想知道,当时是为什么……”

“你确定要在这种时候问这个问题?”对方猩红的双眸直戳过来,不过转而恢复了方才的柔和,“告诉你也没什么——反正你恨透了我对吧。”他盘腿坐在地上,双手撑着下巴仰望河面上的斑驳光束,“文学社不是你该去的地方。当年我的确同意了放你进去,想着你这样的天才多少也会有点用武之地……但是师父坚决反对。我们为着这件事吵过一架,结果就是,老子输了。”

“斯卡哈女士……?”迪卢木多挨着库丘林坐下来,抱着膝盖陷入短暂的沉默。

“对。”库丘林抬手揉了一把迪卢木多的头发,手感好得让他有点不舍得放下,“我们很清楚那里都是些什么垃圾。天才如果和垃圾放在一起,垃圾不会变成天才,天才反而会变成垃圾。——不过,我看文学社对你没有什么影响嘛。枪术还在练吗?要不要抽时间我们来交流交流?”

“前辈的意思……我算是‘天才’吗?”

“是啊。——我知道你一直在拿我这个所谓前辈作比较,没必要的。”库丘林看见迪卢木多怔了一下,便伸手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听我说。不要把时间都浪费在无意义的比较或者跟自己较劲上。你——迪卢木多——要有自己的人格和特质,而不是拼命去学其他人的什么优点,更不要把老子奉为神明。文学社是老子搞黄的,因为我太不信任那些人。而你,”他放松了力道,指尖轻戳着迪卢木多的脸颊,“值得我去信赖一辈子。”

“谢谢你,前辈。我一直以来的心结算是解开了。”迪卢木多垂下眼睛,不着痕迹地拭去泪水,又恢复了往日的笑容,“我以为您对我相当不满。”

“哦。”库丘林收回手,扬起眼睛看他,“还有呢?”

“还有……”

一只手覆上库丘林的眼睛,一只手支撑自己的身体。迪卢木多咬了咬牙,随后轻轻地,轻轻地,吻上了库丘林向后勾起的唇角。

6.

副主编sama永远不工作的库丘林  22:30:18

感谢各位助攻,这个家伙现在是老子的了。

    理性蒸发笨蛋阿斯托尔福:请客吃饭!别忘了可是少女我出的主意!

    小小小可爱清姬:请客吃饭+1!清姬和烟火大会负责人商量把时间延后了半个小时哦。

    斯卡哈:破坏一下队形,弟子终于开窍了很不容易嘛。

    世界第一智慧玉藻前:请客吃饭+2,顺便阿福殿的策略让副主编sama人设崩坏了啦。

    扑克脸卫宫san:这个家伙竟然能脱团?

    ……

    主编sama迪卢木多小天使:前辈请注意您的用词。这个说法让我很不舒服。

副主编sama永远不工作的库丘林  22:35:26

更正一下说法。我和你们的迪卢木多小天使在一起了。


正刷着推特的玉藻前愤愤地敲了敲手机后壳,果断打开Rakuten搜索起了墨镜。

end.


评论
热度(7)

一条横线

回来啦!!!!


圈多墙头杂啥都敢写
he绝缘体

© 一条横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