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设定,编辑部副主编汪酱×主编刷子
-幼儿园文笔 极渣慎入
-严重OOC预警
-私设多如山,注意避雷
-有fgo内其他英灵出没注意
-文题无关
-年龄操作有


1.

“抱歉,现在不行……是的,他的工作完成之前是不可以接电话的。……我吗?对不起……我可以帮您转接目前没有紧急任务的其他人。……这样吗?好的,祝您开心。”

库丘林一脸鄙夷地盯着霸占了他三通电话的新主编,那人用肩膀夹着听筒,手指飞快地在鼠标和键盘之间切换,一通电话的时间刚刚接收的稿件已经校对完成,顺手按下保存。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为之,库丘林总觉得新主编的动作之间带着那么点火药味。

“我说迪卢木多。你打算把老子禁闭到什么时候啊?”

“嗯?”黑发青年偏过头,挂断电话冲他眨眨眼睛,“等前辈把这一星期拖欠的工作都完成再说。”

噗。不远处偷听二人对话的玉藻前差点把嘴里的半块布丁喷出去。

“副主编还差多少稿子没审啊?”

“别提别提。”库丘林用手臂拐开迪卢木多,随便应付玉藻前的问话,一屁股陷进椅子里转了个圈,“他绝对是故意坑老子的。——知不知道与读者交流很重要啊??”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辈这星期已经发了至少二十条推文了。”迪卢木多双手撑着桌面俯视这位副主编的脸,后者一扭头拒绝与他对视。玉藻前与清姬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阿斯托尔福趴在办公桌上,从笑声里艰难地挤出一句话:“而且有四分之三是关于迪卢木多主编的。”

“什么人啊你们!”

库丘林,毕业于某不知名大学,现任冬木市某轻小说杂志社万年副主编,最近的幸运值似乎从E直接跌到了Z。这位大学时叱咤文学院的文学社前社长还未从“实在克制不住想要揍他一顿”的前主编Emiya调走的小激动里缓过神来,就被自家后辈坑了个结实。

迪卢木多·奥迪那,库丘林的新任上司,也是他在大学时期最忠实的追随者。年轻两届却比库丘林风头更盛,迪卢木多的成功似乎不仅仅在于他那张祸国殃民的脸。然而传闻称迪卢木多四次递交文学社入社申请均被拒绝,以至于二人不和,自此再无交集。不过传闻终究只是传闻,这位文体双全的天才从未与任何人谈起与库丘林的过往,事件真相便也扑朔迷离起来。

窗外天气还未完全转暖,刮着初春缱绻的风,淅淅零零飘着雨丝。而这两个曾经就纠缠不清的人,兜兜转转又走到一起去了。

2.

“老子真想把那个讨厌鬼离职时说的话全都收回去。”

“如果前辈不赌气消极怠工的话,也不至于一直忙到现在吧。”

时间是17:30。编辑部里的人已经差不多散去,只有一主一副两位主编还在加班——一位是自愿,一位是被迫自愿。比起库丘林时不时要挪个地方换个姿势的烦躁,迪卢木多显然要更加投入。库丘林几次抬眼观察这位新主编,看到的都只是专注的侧颜和一刻不停活动的手指——连续四个小时。

这样看来,对方的确是尽了心。

再一次偷瞄时,猝不及防地撞上了迪卢木多含笑的金眸。库丘林略有张皇地低下头,逞能似地抱怨了一句。不出所料,被这个后辈顶了嘴。

“切。”

对这个曾经的跟班、如今的上司到底抱有怎样的感情,库丘林自己也说不清楚。过去他的确仗着位高权重十分不客气地批评过迪卢木多的幼稚,谁知对方竟变本加厉干脆跟在自己身边寸步不离,打着”向前辈学习“的名号谁又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毕业典礼上迪卢木多对着容光焕发的库丘林欲言又止,自己只是下手揉了一把对方软乎乎的头毛,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毕业这些年四处闯荡至今,大学的许多记忆早已经消失不见,却总也没忘记那双水汪汪的金色眼眸,和右眼角下的泪痣。

“愿意走的话完全可以下班。我没有强留你的意思。“

“哇真的?”被突如其来的赦免打断了乱七八糟的思绪,库丘林存文档关机甩上单肩包一气呵成,到门口才想起这样有些不厚道,顺口问了一句:“那你什么时候下班?”

“……注意安全,前辈。”

迪卢木多并非不想冲着这个前辈发火。自己调到这里任主编半个月时间,库丘林连他份内工作的一半都没完成,要说消极怠工还不如说是故意气他这个主编。恍惚间想起过去的前辈似乎也是这个德行,该说洒脱还是随便,总之是他迪卢木多这辈子也学不会的一些东西。

但是他没法发火。更精确地,是对着那张脸,连生气都做不到。副主编的影子闪出门廊,板鞋与地面碰撞的声音渐渐微弱,又回归了自己一个人的状态。

“哦迪尔啊,我负责的那两个作者这星期交不上稿子。把deadline往后延一星期吧。”

影子倏地折回身,熟悉的称呼吓得迪卢木多一个激灵,打翻了手边的茶杯。

“库丘林副主编。”

门边的库丘林感觉自己要完。

“后天这两篇稿子交不上来,年中的夏日祭您想都别想了。”

“哈?!!!”

3.

用什么东西做要挟,实在不像是迪卢木多会干出来的事。又拖了一个星期才交上稿件的副主编百无聊赖地逛着街,一边和大学导师斯卡哈发着信息,一边满脑子跑火车。那家伙在大学里一副正义卫道士的模样,正直得像他那柄长枪——不知道近几年怎么这样了。库丘林顺手把这句话发给正开嘲讽的斯卡哈,对话框短暂地沉寂了半秒,随后又噼里啪啦地炸起文字气泡。

“迪尔?不可多得的天才啊库丘林。当年没放他进文学社真是幸运。”

“啊。”库丘林满脸黑线地躲开迎面驶来的自行车,继续戳着屏幕,“那群家伙加起来大概都比不上迪尔一个人。”

“好好的文学社怎么让你搞得乌烟瘴气。我都不好意思说前社长是我的学生。”

库丘林头都大了。他现在后悔起为什么要跟斯卡哈提迪卢木多,文学社总是他们谈到过去时绕也绕不开的话题。指甲愤愤地戳着屏幕,思索着说点什么打圆场,然后就听见前方某人的一声痛呼。

“前辈您在这儿?”

“……老子记得今天不是工作日吧迪尔?”

“幸好您撞上的是我,而不是卡车。”

……会不会说话啊这人?对着一身正装还扎了领结的迪卢木多,库丘林心底那团幽怨的小蓝火“腾”一下窜起来,十分硬气地驳回去:“从重量和硬度上来说,感觉是差不多的。”

“姑且先当赞美收下了。”

“你能这么大度前辈我也很满意——你穿这么正式干嘛?”

“我在找你啊,前辈。”迪卢木多眯眼笑起来,睫毛扑闪得库丘林有点恍惚,“今天有位作家要安排签约。一星期之前我就已经给你发过电邮但是……”他一摊手,嘴角抿成薄薄的直线,“很显然,我还要亲自出面。”

“真麻烦。”库丘林白他一眼,迪卢木多立刻有些拘谨地低下头。“电话里能讲明白的干嘛要绕这么大弯子?亏我还以为你是个天才。”

“不……十分抱歉……”

“喔?”

库丘林上前一步,逼近迪卢木多,后者当即侧开身体,拉开与前辈的距离。库丘林向他迫近的那一步让迪卢木多有种难以名状的激动,又为之而愧疚难耐。竭力掩盖的回忆被掀起一角,库丘林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盯到他浑身颤抖。

“库丘林……!”

库丘林摆摆手,收回方才凌厉的眼神,冲着他满脸通红的后辈一笑。

“走啊。”

“您的衣服……?”

实际上,在与作家见面之前,迪卢木多打死都不会相信有人会比自家前辈更不修边幅。所以在他抱着已经签好的合同走出约定地时,十分希望手边能有什么东西把库丘林笑个不停的嘴封上。

“前辈。”

“不不不迪尔酱就一会儿……你就让我笑一会儿……哈哈哈我的天啊看他那个表情……他绝对想不到会有人穿正装出来签合同哈哈哈哈……”

“库·丘·林!!!”

“那好啊,迪卢木多。”一秒收了笑容,副主编难得地严肃起来,“签合同之前不先了解对方的好恶,连基本的small talk都需要副手完成,自己除了读文件就是机械地重复条件,你脑子里灌的都是铅吗?——如果今天老子不在,这个谈判你会谈成什么样子?”

“……”

“把心思全花费在毫无用处的地方,真正要注意的细节连提都没提,果然是又麻烦又无能的家伙。”

从前也被这样说过。在大学里,在毕业前,在自己慕名向库丘林讨教时,对方也说过类似的话。“麻烦又无能”——仿佛标签一般贴在迪卢木多背后的两个形容词,与“库·丘林”这个名字一并,成为他大学生活所有不快的缘由。天赋就是天赋,自己努力想要达成的东西总是一次次与自己擦肩而过,眼看着与心中那人的距离越来越远,却无法前进半步。

迪卢木多强抑着辩驳的冲动道了歉,转身便没入初夏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为了一个月后的夏日祭,街道两边的商铺已经开始装点,阳光倾泻映着青年的背影,一瞬间竟令库丘林有些落寞。

不过这通牢骚发得倒是真爽啊。这样想着的库丘林开心地向导师陈述这一天的经过,却收到了不一样的回复。

“我说啊库丘林。等到迪卢木多调走那天,你打算放多少冷烟花?”


tbc.

评论(2)
热度(8)

一条横线

回来啦!!!!


圈多墙头杂啥都敢写
he绝缘体

© 一条横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