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设属于西风,无数个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慎入
-渣作还望海涵
-如有错字请务必指正w在此谢过!

生物:莱斯华特·洛帕 [Lathwalt Roppa]
地理:菲尔顿·海伊 [Felton Hay]


菲尔顿推门进来时,那只猫正睡在莱斯华特的身旁不远处。准确地说,是窝在他的工作室一个覆满阳光的角落,四脚朝天,肚子露在太阳底下,半张着嘴吐着一小截舌头,睡得毫无形象。冬日南加州的阳光明丽温和,墙外落的一层薄雪早已消融,渗进泥土中去。空气中弥散开冷杉的气息,还有冬天所特有的叫不上名字的香味儿,灌满了暖融融的小木屋。

菲尔顿刻意放轻了动作。起初他并不知道谁会在房间里干什么,只是因为他有预感华特可能会趴在桌上睡着(毕竟这样可爱的天气让他自己也连打哈欠),出于“担心华特着凉”的心理抱了毯子进去。木门斜对着猫咪的安乐窝,听到细微的响声它动了动耳朵,收回半边身子却依旧躺得四仰八叉。从窗口投射下来的一小片阳光缓慢扫过木地板的一个又一个方格,猫咪张开爪子,发出轻微的呼噜声。

莱斯华特的确伏在桌上睡着了。也许是支撑不住暖意带来的困倦,亦或是根本无法抗拒,他枕着左侧手臂安然入眠。右手的钢笔还未来得及套上笔帽,在桌面的白纸上洇染出一小片墨迹。睫毛微微颤动,灿金色头发有几缕搭在颊侧,随着呼吸的节律飘起又落下。琥珀耳钉内含着阳光,让菲尔顿想到华特温存的吻。

睡懒觉的两个小家伙。菲尔顿这样轻笑着,绕过因为盖着玻璃而亮得刺目的办公桌,来到华特身侧,为他披上毛毯。接受到温暖的人发出无意义的哼声,却也像猫一样甩甩头发继续休息。菲尔顿倒是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放轻脚步走过方格子,蹲下身去看那只猫。它不知是从哪里跳进来的,他想。也许是从天窗,也许是趁华特不注意从楼下顶开门进来的,总之是这样的小精灵来到他们的世界里。这是很美好的一件事。就像外面的北美杉树,还有趴在桌上补眠的莱斯华特。

菲尔顿伸出手,尝试着去抚摸猫咪的头。它很干净,还带了可爱的小牌子,看起来是只淘气的家猫。猫咪对于美梦被打扰似乎并没有多不开心,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之后又去蹭菲尔顿的手指。黑白的花色,是很常见的狸花猫。菲尔顿下意识地挠了挠它的下巴,猫咪扬起脑袋,满意地叫了一声。

然后,莱斯华特就醒了。

睡醒过来的第一眼,看到的是阳光呵护下的菲尔顿。单膝跪地,侧身在光线中勾画出精致的轮廓,脸颊和头发都蒙着一层铂金色的薄雾。也许是压到眼睛的缘故吧,原本略微模糊的边界一点点清晰,青年嘴角勾起的浅笑也逐渐可辨。再细看过去,就是他手指前方眯缝眼睛享受生命的猫,与他一样都笼罩在圣洁的光芒之下,如同主神的恩赐。

他就像他的天使。

莱斯华特收了思绪,轻唤自家恋人的名字。对方很快转过头来,歪着脑袋向他眨了下眼睛。

“我吵醒你了吗?”

“并没有。”

莱斯华特站起身走近前去,在菲尔顿身旁蹲下来,同他一起看那只猫。被四束目光注视着的猫咪淡然地舔起爪子和尾巴,丝毫不觉尴尬。良久,它才躺下来,两只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面前的青年,举手投足之间满是被爱着的慵懒与愉悦。

“它真可爱。”菲尔顿恋恋不舍地收回手,“能够被它垂青的确是十分幸运的事呢。”

“是啊。”莱斯华特点头,“和你一样。”

他别过头去吻菲尔顿的耳廓,后者轻轻转身,却被擒住了唇瓣。略有冰凉的触感,直接却无半分霸道之气,反而柔和舒缓,像壁炉前的空气,在冬日里令人心安,菲尔顿回应了这个意料之外的小礼物,唇舌交缠之间像有阳光编成的毛线团滚在一起,融合,收束,再也无法分开。

“一起去休息吗?”

“听起来不错。”

十指交扣的恋人走出门去,不忘回身给猫咪留个可供进出的缝隙。再看时,猫咪早已用小爪子捂住眼睛,斜在地上又睡着了。 

end.


猫:夭寿啦虐单身喵啦!!

评论(5)
热度(14)

一条横线

回来啦!!!!


圈多墙头杂啥都敢写
he绝缘体

© 一条横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