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 @西风漂流与鲸歌 的高考贺文!欢庆西风er脱离高中苦海走向新生活!(x
-算是微光那篇文的后续
-依旧文题无关
-人设属于西风,无数个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慎入
-渣作还望海涵
-如有错字请务必指正w在此谢过!

生物:莱斯华特·洛帕 [Lathwalt Roppa]
地理:菲尔顿·海伊 [Felton Hay]

“所以说,还是讲一下你的见闻啊……什么的。至少安慰一下我这个出不得远门的人嘛。”

汤锅中的液体上下翻滚,搅动起雪白的水汽。厨房的狭小空间里很快氤氲起一层薄雾。逐渐暗下来的天色揉进细碎的星光,像绒布上散落的一把水晶石,忽明忽暗,闪烁不定。华灯初上,悠远的灯火混杂清冷的空气投射进一片迷蒙,似海潮中的灯塔,漫漫长夜中的烛火。

莱斯华特在灶前忙碌。他(可以说一点也不委婉地)婉拒了菲尔顿帮忙准备晚餐的请求——他可以说出一大堆理由,尽管他不如菲尔顿那般擅长口才。总之菲尔顿被他哄到桌前坐好,像小学生般摆放好餐具。栗色头发的年轻人侧身,一手撑着脸颊去看厨房那人的剪影,手指下意识的绕起发丝,注意力全然被锅中传出的香气所勾了去。

“嗯,就是遇见好多好多人呀,藏地和西南的原住民都很热情。去了村寨了解一下藏传佛教......高原的湖泊美得像天使的眼睛。——你的汤什么时候才好呢?我可快要馋死啦。”

“你进了藏?怎么不打声招呼就……”

汤锅被移下燃气灶,香气之源从厨房渐渐转移到餐桌上,随之而来的还有围着围裙眼角微挑的莱斯华特。菲尔顿的心思显然不在对话上,眼神在华特祖母绿的虹膜和冒着气的汤碗之间摆动了几个来回,然后像猫一样眯起眼睛轻笑。

“让你担心啦,真是抱歉。”

菲尔顿并没有将他所经历的事和盘托出。事实上他也清楚,如果莱斯华特知道他们在墨脱遇险或是在保护区中弹,华特绝对不会再让他踏出国门半步——不过没什么大不了。他爱着莱斯华特,对方也爱着他。一点点善意的谎言还不足以到让他们分崩离析的地步——华特早晚会通过各种途径知道自己的经历,然后他那过强的保护欲会化成酸溜溜的液体让两人身边充满奇妙的气息。嘛,最后总是一样的。

菲尔顿这样思索着,目光已经挂住了莱斯华特忙碌的手。那双手正在将汤锅里的香气一点点移到精致的瓷碗中,配上鲜嫩的菜叶和肉食。那人的力度精确,对时机的把控一丝不苟,让汤汁一滴也没有流到外面去。一场完全意义上的视觉盛宴,他想。

被盯着看了许久的人完成手中的活计,交叉起手指坐在对面,四目相对。

“尝尝汤。”

华特的声线柔柔的,菲尔顿掂起调羹舀了一勺入口,心满意足地咂嘴。发丝别在耳后,脸颊被热气熏得微红,眸子清明澄澈如泉水。华特很满意自家恋人现在的样子,遂伸出手抚上对方的耳廓,指尖点点颈后的皮肤。而对面的人在大快朵颐之余也不忘好好感谢一下这一切温暖的源泉和创造者——他蹭了蹭华特附了一层薄茧的手,像猫咪那样。

“哎呀。”

一束烟花炸裂在远方天际,也绽放在莱斯华特的心口。他忍不住想要去和对面的人交换一个带着调味料和暮春甜蜜香气的吻,或者更多一点,好好怜爱这个远行许久的灵魂,和他再一次交融。但华特并没有——他只是俯过身去,唇瓣抵上恋人的额头,嗅着花和草木的香气微笑。

“这一次可以留下来多久?”

“很久很久吧。——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奇怪的考察来找我啦。”

时间仿佛静止。加州夜晚清凉的风穿过窗棂在室内环绕,拥抱幸福之中的两个影子。水汽扭扭它的细腰,散成温和灯光下一朵无形的云。梧桐叶和蒲公英向对方张开怀抱,指尖的触感依旧令人流连。

——我们从不需要相互隐瞒。

——还有无数时间相互温暖。

____________

结尾。。好难写。。。
〖咸鱼躺
还有西风大大你的四设啥时候出呀。。〖泪〗

评论
热度(6)

一条横线

回来啦!!!!


圈多墙头杂啥都敢写
he绝缘体

© 一条横线 / Powered by LOFTER